中国小康网讯 近日,在《大牌驾到》雪梨直播间,网友看到赵露思和雪梨同框本以为是什么梦幻联动,没想到画风秒变,这是误入了喜剧舞台吗?赵露思竟然给雪梨送了一个巨大的干饭勺,坐等一个雪梨的吃播,消息旋即上了热搜。

相关新闻视频截图

美食人人爱吃,就连很多端坐神坛的文学大师,遇到美味的小食,也会露出可爱的一面,比如鲁迅、冰心等人,往往令人感到高山仰止,不食人间烟火。实际在现实中,他们可是资深的“干饭人”,而且对零食快餐的执着,相当不吝笔墨。下面我们就来盘点那些文学大师中的“干饭人”,他们有的将之记进日记书信,有的还为其写出了歌词。

  鲁迅:一吃糖就管不住嘴

  鲁迅先生爱吃零食,在二三十年代是出了名的,以至于有相当一部分文学青年,去拜访鲁迅先生的时候,表面上是去讨论问题,实际是去蹭零食,常常导致先生自己都不够吃了。

  鲁迅先生虽然是浙江人,但他最中意的一款零食,却是河南特产,叫作“柿霜糖”。这种零食是用柿饼上的果糖结晶,收集起来加工而成的,可以治疗小儿口舌生疮。

  话说有一天,鲁迅的朋友从河南特地给他带了柿霜糖,鲁迅边吃边听朋友介绍此物。等朋友讲到它的药用功效时,鲁迅先生方才察觉,自己已经吃了一多半了,赶紧收起来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可鲁迅先生转念一想:“自己口舌生疮的时候太少了,不如趁着新鲜再吃一些吧。”这样糖果就所剩无几了。过几天一位河南朋友来拜访,鲁迅只得“忍痛”将剩下的柿霜糖“倾囊款待”。当天晚上,最后一片也被先生自己“消灭”了。

  冰心:吃巧克力要记账本

  冰心先生也是出了名的爱吃零食。不过,她比鲁迅先生多了项“技能”——自己做。平时烤个蛋糕,做个甜品都不在话下。她和林徽因流传下来的经典合照里,有一张是表现二人郊游野餐场景的,其中穿围裙的就是冰心。

  实际上,冰心爱吃零食的习惯,从她的经典文章里就能看出端倪。比如大家都学过的《小桔灯》,冰心给小女孩的桔子,是随手从兜里掏出来的。没有一颗“吃货”的心,能随身带着桔子吗?

  60年代特殊时期,冰心家也过得十分清苦,以至于买米买菜都要记账。在冰心先生的账本里面,可以没有鱼,没有肉,但一定不能没有巧克力。要知道,当时巧克力可是要到专门商店去买呢。

  兴许是“吃货”会传染,包括冰心的爱人社会学家吴文藻,一大家子都爱吃巧克力!冰心把巧克力的采购专门列到主食范围里,可见其为美味“沦陷”之深。

  陈蝶衣:麦当劳里写歌词

  都说高热量垃圾食品有害身体健康,可是有一位文学大师,经常留流连麦当劳快餐店,还轻轻松松活了100岁。我们都听过他作词的《凤凰于飞》《南屏晚钟》《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》等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,他就是“一代词圣”陈蝶衣。

  陈蝶衣从30岁到90岁,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,写了近3000首歌词。他的创作生命力如此之旺盛,创作周期如此之长,有什么法宝呢?我们从他的创作环境里,也许能窥知一二。

  上世纪40年代,陈蝶衣在当时的中国“流行音乐”重镇上海,专门挑安静的咖啡馆写歌词,可是晚年定居香港以后,他却“常驻”嘈杂的快餐店麦当劳,点一杯咖啡,要一个汉堡,掮几根薯条,便开始了创作。

  所以,陈蝶衣压根不是冲着环境清幽去的,无论是咖啡馆还是麦当劳,里面的食物一水儿的高热量。这才是根本原因。当然,老一辈人都经历过艰苦时期,喜欢高热量有情可原。对于陈蝶衣来说,油炸食品产生的梅拉得效应,让酥脆在嘴里绽开的同时,也绽放了灵感的火花。(子华)

文章来源于互联网:赵露思的干饭勺比雪梨还大!课本里的名人也有干饭人

相关推荐: 北京打国药集团新冠疫苗

  在扬州大学附属医院(西区)三名医生感染新冠肺炎之后,该院整体腾空改造,作为扬州新冠肺炎患者定点救治备用医院,随时待命启用。   扬州大学附属医院三名医生感染新冠   当地紧急排查重点人群   日前,扬州大学附属医院有三名医生已确诊感染新冠肺炎。   江苏省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